三月不改
颓废在,季夏第三月
 

像这样等着天亮

半夜三更睡不着觉,索性裹着被子在阳台等天亮。三点半的夜晚,甚是安静,竟然还能听到虫鸟的鸣叫。这样的夜晚,光是坐着,心也渐渐静了下来。想起大学时,也曾这样等过天亮,那是记忆中特别有趣的一天,如此想着,不觉间记忆弥漫开来。
回忆从小时候开始,沿着时间线缓缓展开,忽然发现,在记忆的各个阶段,竟也有相似之处,那便是雪。似乎每个阶段都有关于下雪天的记忆,或好或坏。

第一段是在大约小学时,那时家里还开着小卖部,父母工作之余,还要顾着这个店,很是幸苦,我跟姐姐很顽皮也很乖,放学之后也会帮忙卖卖东西。记忆中的那个雪天,天色已晚,附近其他的小卖部大约都已打烊。天上只剩下一轮圆月,我与几个同龄小孩儿在雪地里奔跑玩耍,...

 

一种奇怪的感觉,做了这样的梦,竟然开始有点看不起自己,做事不够果断,只会让自己愈加可悲。

 

炽热的内心一旦展露人前,却变成了笨拙的问候和别扭的微笑。如果一直留恋,怕是只能独自在这种煎熬中直视心动的渐渐消失。

 

时间挣开我的手,离开并带走了你

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父母开始操心结婚的年纪。可身为“学生”的日子,还近在昨天。经过不明亮的三年研究生生涯,抓住尾巴找到工作,成功踏进社会。没有了论文创新点的捆绑,没有了老师琐碎小事的吩咐,也没有了诸多身为学生还能侥幸的权利。工作不到一年,依然还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。不适应上班下班的直线划分,不适应任务模式下周末与工作日的截然不同,不适应周遭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的狭隘。但,这些,不都是时间悄然带到身边的新世界么。
只是,旧时光啊,还没有等我做一个完美的告别,就匆匆挣开我的手,离开了我的生活,并带走了你。
是什么开始意识到你的离开呢。也许是冒出的痘不再能快速恢复的时候;也许是开始关心账户余额与盘算积蓄的时候;...

 

海中月是天上月

喜欢和爱慕有什么区别?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还是,喜欢上了这一场心动?不想去辩驳,碰到感情这种东西,我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。

 

心动?

一种感觉,慢慢丢了,又忽而出现,像一点一点夏天的雨,飘在身上,惊喜于那一丝清凉和温润,但又习惯性地想要找躲避的地方。不计后果,不怕淋湿地奔跑在雨中,好像变成了需要更多勇气的事情。但就算只是站在屋檐下看着它,也已然觉得美妙无比。

 

随笔++

喜欢是什么?接触这个词越频繁,越是有些迷茫了,喜欢一个人,到底怎么去辨别与衡量……

 

虐心啊

好了,我终于经历了比各种韩剧虐心桥段还要虐心的事情了。作为一个程序员,我的代码软肋被完全地暴露在了自己和他人尤其是leader的面前!!

写到这里,那种尴尬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……

啊,半路做前端什么的都没有脸提出来当借口了,可长点心儿吧,不求甚解的态度完全在拖后腿了呀!喜欢辩驳什么的在这里没有半点好处知道吗?该看的该学的都抓点紧儿啦,再也没有什么“闲这没事儿干”,如果在这样的话就是浪费生命啦!

虐,太虐,虐死了!

 

梦的记录

昨晚,一别往常的奇怪梦境,我得到了一份真实而又美好的爱情。

这样的梦记录起来,还是有点羞涩,毕竟爱情于我,是一个有一点儿渴望却又不那么期待的事儿。

梦里的缘起特别真实,被同行嫌弃不靠谱的我,怒而争执的我,争执失败后委屈到变形的我,特别真实。

不真实的呢,是这个人,安慰与鼓励,关心与疼爱,好到有点不真实。但那种被爱着的感觉,实在是,美妙。只可惜,美梦总是在醒后忘记了情节,不像有些奇怪的梦,总是能够回想起某一些片段。


 

心塞

太过天真,才会如此诚实与放肆。

© 三月不改|Powered by LOFTER